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基金
券商
上市公司
信托
保险
银行
PE/VC
外资
专题
关于我们

热门:聚焦 专题 资讯 封面故事 导读

  详细内容
 
  【 关闭窗口

首都机场梦断“金元、民族”整合

发布日期:2012/4/24 10:33:14   点击数:1740   来源: 机构投资   作者:虞东箭

首都机场的大券商蓝图


面对民族证券长期追讨的数亿应收账款,大股东中国民族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简称:中民信)一开始就处于外强中干的弱势地位。

相反,持股19.98%的二股东东方集团和持股19.96%的三股东北京首都机场集团,则是实力极为雄厚的大型企业集团。其中东方集团是民营企业,北京首都机场集团为国有性质。

北京首都机场集团公司,隶属于中国民航局。2002年底,民航局以北京首都机场集团公司为核心,整合旗下6家大型国企,组成新的首都机场集团公司(以下简称:首都机场)。

此后数年间,在民航局与民航基金的大力支持下,首都机场一方面大肆圈地扩张,陆续将江西、湖北、重庆、贵州、吉林、内蒙古、黑龙江等地方机场管理集团纳入旗下,另一方面频频在金融领域出手:除了参股民族证券外,还控股金元证券、天勤保险经纪公司和首都机场担保有限公司,参股交通银行,一度持有中美大都会人寿保险公司50%股份,最盛时涉及的金融机构超过十家以上。

就证券行业来说,首都机场除参股民族证券,控股金元证券以外,还曾一度“亲密接触”过中富证券,然而中富证券后来涉入“德隆”案,被迫破产清算,旗下13家营业部被上海证券拍得。到****,首都机场的券商棋盘上只剩下金元证券与民族证券两枚棋子。

2006年11月27日,首都机场以人民币现金认购民族证券新增股份3亿股,在民族证券的持股比例增加至35.86%,民族证券注册资本亦由10.94亿增加至13.94亿。其它股东股权相应受到稀释。

2007年1月31日,经证监会批准,首都机场受让中民信持有的35395.64万股民族证券股权(占股权必例的25.39%),石家庄市商业银行亦从中民信受让9500万股民族证券股权(占比例6.81%)。此后中民信退出了民族证券的股东之列,而首都机场则以61.25%的持股比例,成为民族证券****大股东。

彼时,民族证券营业部主要分布于北方,金元证券营业部主要分布在南方,并在海南省具有****优势。首都机场若将旗下这两家券商进行合并,一家全国性的大中型券商将应运而生。实际上,整合旗下两家券商,的确是首都机场后来完善旗下金融产业布局的一个重要目标。


重“金元”轻“民族”


首都机场完成两家券商整合方案的时间很紧。

随着2008年4月《证券公司监督管理条例》的出台,证监会把 “一参一控”的治理目标,推上了各家券商的日程:各家券商股东、实际控制人应在2010年12月31日前完成“一参一控”的股权整改。

从2009年初起,关于首都机场将合并民族证券与金元证券的传闻开始甚嚣尘上。对此,时任民族证券董事长的赵大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没有否认。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是民族吸收合并金元,还是金元吸收合并民族。

最终到2009年末,首都机场提出预案:保留金元证券,吸收合并民族证券。

两家券商素来各有千秋。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9年12月31日,民族证券共有营业部50家,当年营业收入14.2亿,净利润4.75亿,总资产146.92亿元;金元证券共有营业部25家,当年营业收入7.07亿,净利润1.81亿,总资产73.94亿。从主要财务指标来来,民族证券规模均是金元证券的两倍左右。以金元证券吸收合并民族证券的方案,看起来似乎算是“蛇吞象”。

不过在此之前,中民信数以亿计的应收账款长期是民族证券的硬伤,加上以前的每年经营亏损,2005年末,民族证券的累计亏损达到11亿元,一度触及资不抵债的崩溃边缘,被证监会列入风险类券商。相比起来,金元证券资产质地则较为优良,自2002年成立以来,几乎连年盈利。

2006年,首都机场对民族证券注资3亿元,加上2006年末起来一波大牛市,民族证券此后开始逐年盈利,到2010年结束,在填补了往年的亏损11亿元后,所有者权益还累计增加了3亿多元。

随着规模优势逐渐显现,民族证券的资产质量正在不断优化。而从2006年往后,金元证券在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等方面,都逐渐被民族证券甩开。根据证监会公布的2011年证券公司评级结果显示,民族证券已由当初的CC级券商上升为BB级券商,而金元证券的评级只有B级,比民族证低了一级。

是劣币驱逐良币吗?事实上,首都机场最终在2009年末选择以金元吸收民族,还有其深层次的原因。

  

金元胜在多元


如果说,2006年民族证券逐渐展现出的规模优势,带来的是未来的盈利预期,那么,金元证券则是首都机场苦心经营成就的过去和现在。

金元证券成立于2002年8月,最初注册资本5亿元人民币,其中首都机场集团出资2亿元,占股份比例40%,是****大股东。其余四家股东分别为海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持股21.86%、海口市信托投资公司(持股7.1%)、海南金元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20%)、海南省国信实业发展公司(持股11.03%)。

金元证券前期的证券业务基础主要是海南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及海口市信托投资公司的证券营业部。和民族证券不同的是,海南方面在将以上两家信托公司的证券类资产注入时,剥离了相关负债,后又将海南省证券交易中心、富岛资产管理公司和三亚联合证券交易部三家机构改组成三家证券营业部,加上海南省证券公司的八家营业部,陆续交付给金元证券。  

首都机场作为被引进的大股东,一开始主导地位就十分突出,加上海南方面的大力支持,在金元证券如鱼得水。此后首都机场又陆续受让除海口信托外其它股东股权,2006年增资3亿,到2006年,在金元证券的持股比例已达到95.56%。

在民族证券方面,首都机场历时五年才成为****大股东,而且由于民族证券受证监会直接管理,因此首都机场在民族证券的参与程度一向有限。相比起来,首都机场对金元证券的推动可谓一开始就不遗余力。

2004年4月,首都机场及关联公司联合金元证券,共同出资人民币5000万元完整收购原海南中亚期货股权,并将后者改名为金元期货,其中首都机场出资2550万元。此后首都机场陆续将手中股份转让给金元证券,到2010年末,金元证券持有金元期货股权比例达到89.33%。目前金元期货财务数据已被金元证券合并报表计算。

2006年末,金元证券出资7650万元,与比利时联合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合作设立金元比联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金元证券在其中占股权比例为51%。

彼时民族证券因为巨额亏损在身,净资本率极低,在发展多元化业务方面受限。而金元证券则陆续控股期货与基金公司,隐然有发展成金融控股集团的趋势。而在首都机场内部,以金元证券为中心,打造金融控股平台,一直是其金融业务的主要目标。

因此,以初具金控雏型、资产质地优良的金元证券,吸收合并只有证券业务的民族证券,在首都机场方面看来,应是理所当然的事。


 一厢情愿梦难成


据悉,首都机场设计的整合方案是,金元证券吸收合并民族证券后,民族证券随之注销;人事上将由首都机场集团派出副总经理高世清担任新证券公司董事长,新总裁则由金元证券现任总裁陆涛担任。

后来的事实证明,以上方案只能算首都机场的一厢情愿。

2010年1月,首都机场将以上合并方案上报了证监会,但随后不久,该方案却在民族证券董事会上遭到了否决。

由于直接受证监会任命,以赵大建为首的民族证券管理团队一直以强势著称。而赵大建当初能够先后就任民族证券党委书记及董事长,可见监管机构的态度对民族证券董事会具有决定性的影响力。然则,若按金元吸收民族的方案进行整合,作为被合并方负责人的赵大建,事后置身何处?这是一个十分尴尬的问题。

在民族证券持股15.03%的二股东东方集团也颇值得关注。东方集团派出的董事会代表鲁钟男,最初在民族证券任副董事长,从2006年起开始担任总裁。

因此当时民族证券的一个奇怪现象是,尽管首都机场是民族证券的****大股东,但在日常经营管理和董事会中的话语权极弱,因为董事长和总经理都不是首都机场的人。

然而,东方集团日渐趋紧的财务状况和民企背景,使得它和首都机场相比,注定只能在民族证券充当配角的角色。若民族证券被金元证券吸收合并,东方集团的股权比例将进一步降低,而其董事会代表也不可任如现时的鲁钟男一般,在公司中担任实权性的管理职务。

换而言之,如果金元证券吸收民族证券,那么赵大建同志很尴尬,东方集团将很不利。所以基于首都机场在董事会中的话语权为弱势,合并方案被否就在情理之中了。


****出路:抛售股权


随着合并方案被否,距离2010年12月31日的“一参一控”整改大限,只有不到一年的时间。民族证券董事会及管理层态度强硬,首都机场方面基于自身利益,也不可能把几乎完全控股、已经初具金控雏型的金元证券注入到不受控制的民族证券之中。

以上局面显然短期内难有改善。而且首都机场方面即使是不顾“一参一控”时限,继续拖延合并的日程,除面临的监管风险不说,往后再要让金元证券吸收民族证券,也是越来越不可能的事。

因为随着时间日久,民族证券的规模经营优势显现,使得它在摆脱亏损以后,无论净资产还是所有者权益都较金元证券增长得更快。不出意外的话,越往后,民族证券的资产将越优良,规模将越大,届时要被金元证券吸收将显得更不合理。即使合并成功,首都机场在新证券公司中所占的整体股份比重,也将比现时有相应的下降。

实际上,首都机场合并两家券商的****时机在2007年末、2008年初。由于出现一轮大牛市,民族证券2007年净利润一举达到5.9亿元,成为由长年亏损转向持续盈利的关键转折。这个时点上,民族证券的净资产与所有者权益都处在一个高增长的临界点上。若于此期间进行吸收合并,首都机场可以以最小的风险获得****的股份比例。

然而就在2007年6月4日,长期以来主导首都机场扩张的关键人物——董事长兼总经理李培英被双规。到一年半以后李培英被判处死刑为止,首都机场集团及其重要资金运作平台金飞民航经济发展中心、相关关联机构都遭遇审计机关调查。这种敏感形势下,首都机场错失了整合旗下两家券商的****时机。

而在金融领域,首都机场慢慢表现得力不从心,开始对参股的金融机构进行精简。就在2010年2月,首都机场出售了所持的合资保险公司中美大都会人寿50%股权。

随着2010年底“一参一控”大限临近,出售水泼不进、胃吞不下的民族证券,成为首都机场清理旗下券商资产的必然选择。

昵称: *
 
*
  
     全部评论

评论的测试文章标题
评论的测试文章标题评论的测试文章标题评论的测试文章标题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
接近南京银行高层的人士向《机构投资》透露,近期该行正在加紧落实旧的发展规划,并着手设立未来
 
| 合作媒体 |

东方财富网 百度和讯理财 腾讯财经 金融界 证券之星 和讯 网易基金 搜狐财经 新浪财经 MSN理财 中国基金网 21CN财经 中金在线 易天富基金网 中金在线 财浪网  更多……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广告服务 | 法律申明 | 联系我们
2009-2012 环讯传媒 Inc.
Copyright 2009-2012 JGTZCHINA 环讯传媒 版权所有 沪ICP备09050991号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浦明路99弄27号101室 联系电话:(021)58782998 传真:(021)38722502 邮编:200120